玩什么手游可以赚人民币_玩什么手游可以赚人民币

这位神经介入博士 时刻从死神手中抢夺生命

更新时间:2019-07-26 18:35点击:

  7月22日凌晨3点,一场惊心动魄的急救正在上海德济医院的手术室进行。这位中年病人在家中突发脑梗,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医院。检查显示,病人的颈内动脉重度狭窄,闭塞的血流让他半身不遂、语言障碍,病情十分凶险。

  上海德济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汤建军接到电话后,立刻赶到手术室,为其进行微创介入手术,经动脉将导丝送入血栓部位,缓慢注入药物溶栓。

  病人从进门到溶栓开始,全程仅花了17分钟。不到60分钟国际标准水平的三分之一,在三甲医院林立的上海,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年仅41岁的汤建军,其高超医技是如何一步步炼成的?

  汤建军出生于一个医生家庭。深知医务工作艰苦的父亲一开始并不赞成儿子学医,但年轻人的执着和对医学的热忱,最终让他妥协。1996年,汤建军如愿考入南京医科大学。

  2000年,刚大四的他,凭借优异的成绩,成为该校在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第一批实习生,被安排进入该院骨干学科神经内科专攻脑血管病。

  “在当时,脑梗被认为是极度凶险的疾病,由于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大量脑梗病人预后不佳,最终残疾。”汤建军介绍,如今已成为急性脑梗首选治疗方式的脑血管介入溶栓取栓技术刚刚起步,治疗效果没有得到证实,发展前景很不明朗。

  “但那时我就坚信,介入技术会给脑血管治疗带来质的改变。”汤建军表示,为了深入了解这门刚刚兴起的技术,他夜以继日地轮转于科室和图书馆之间。

  2003年,汤建军成功入读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硕士;2006年,又以高出第二名40多分的优异成绩被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录取成为博士。

  身为“学霸”,汤建军喜欢主动出击:凡是能接触到和神经介入技术相关的地方,他都会申请深造或主动学习交流。

  “当时学习神经介入的机会非常少,我就去原理相同的肿瘤介入科,学习血管穿刺、导管介入、栓塞手术。后来在上海一所资深开展脑血管造影的医院学习造影和支架介入。”汤建军回忆,“2014年,我得到了前往北京天坛医院学习的机会,理论知识和临床技术都获得了非常大的提升。”此后,汤建军又前往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附属墨尔本医院进修深造。

  2015年,神经介入的春天来临。MR CLEAN等5项新的临床随机对照试验的结果先后发表,结果证实神经介入技术对急性脑梗死有着显著疗效。神经介入治疗的重大意义终于得到了医学界和病人的双重认可。多年不懈耕耘的汤建军,因此成为国内较早一批熟练掌握神经介入技术的专家之一。

  但汤建军并未满足于此。他深知,神经介入是脑科领域发展最为快速的学科之一,无论是理念、技术还是材料都在不断推陈出新,国内外存在明显的差距。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临床技术能力,2017年,他前往日本最大规模的私立医院——藤田医科大学医院脑卒中科进修,学习出血性脑血管病神经介入技术。

  在藤田医科大学医院的经历,不但提高了汤建军的临床医技水平,还让他开始认真比较中日医疗体制的差异。

  “在日本,私立医院与公立医院的实力旗鼓相当。”汤建军说,“藤田医院的医生们不仅技术高超,还拥有高度的职业荣誉感,治疗一丝不苟、学习勤奋严谨,这正是我一直向往的工作状态。”汤建军表示,“藤田医科大学医院只用了50年,就做到了与日本顶级的公立医院平分秋色,我希望中国也能发展出这样的医院,中国的医生也能在这样高度专业化的氛围中工作。”

  就在此时,在一位前辈的引荐下,他了解到上海德济医院。这是一所以脑科为重点的综合医院,是世界500强企业联想控股成员机构,云集了国内一大批顶尖脑科专家。跟汤建军一样,这所医院年轻、蓬勃,对改善中国医疗行业充满激情与渴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推荐文章

官方微信公众号